白茶清欢

别哭。

「涸泽而渔」

  

他什么也不要。 

   

做出了一个选择,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无人得知,经历的挣扎和痛苦不为人道,世上除此一人大概什么都不剩,他依然选择认定的目标。

   

踽踽独行,道远且长,饮鸩止渴,而不曾停息。

   

   

   

也青LOG

   

Q.怎么发现自己动心的?

    

A.我把他揍了一顿后,他顶着脏兮兮的脸眯着眼冲我笑,用一贯狡猾得意的腔调说你猜的时候。其实也说不上动心吧,他当时的样态给我非常熟悉的感觉,就好像,我认识的他就是这么一个人,从来没有变过。看着他,我心里踏实。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LOG

    
Q.有什么对方还不知道但又很重要的事情?
    
A.我怎么可能会想和他分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「一梦华胥」


人间烟火,山河永阔,只此一人,从来都是浮光掠影,走马观花,
   
好梦难醒,不愿醒罢了。
  

「南柯一梦」

     
一见钟情太肤浅,日久生情太苍白,众生眉来眼去,我只乞偷来的一瞥。
    
     

「惊鸿一瞥」

        
漆黑的眸中闪着璀璨星辰,流光溢彩,水波摇转,静静地望着他。

   

「殊途同归」


我不喜欢这个故事,
   
亦不想像他们一样为情执着此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碧落黄泉」


天上地下,碧落黄泉,听一人者,唯汝而已。

「金风玉露」


正下方的山堤,和远处的不太一样,赤红一片,像在雪中燃烧着的火。这一带的山茶花总是开得这样好,即使入冬时节,也能漫山遍野,熙熙攘攘,映得素白的天空仿佛也红艳了起来。仔细望去,嫩枝繁花一团团编织,抽芽细叶如裙裾一样交错联结,偶有干冷的冬风吹过,也能引起锦簇芳华般的热闹,空气里的寒意好像都被带走了。

这么美好的景色。

想和你一起看。
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古井不波」


嘭的一声卫生间的门被撞开,连灯都没管,他冲到洗手台前猛地打开水龙头,不停地用水拍打自己发烫的面颊。

闭上眼睛,什么也想不了,脑中一直浮现刚才那人的画面,缓缓抚过侧脸的修长手指,在耳边用低哑温柔的声音说的话,甚至是从耳垂上传来的点点濡湿热感。仅仅是闻到眼前那人靠近时的熟悉味道,他就已经丢兵弃甲,无法思考了。

待脸上的热度慢慢消散,耳根的可疑红色也渐渐褪去,他撑着冰冷的台沿直起身,凝视着镜中看起来有些狼狈的人,借着客厅漏过来的一点昏暗的光。

额上的头发一缕一缕下垂着,眼睫上落下的水珠像是从眼眶中划出来一样,脸色苍白,嘴唇紧闭,表情阴暗不明。

而那双眼,瞳孔中沉重的墨色,却是一丝波澜也看不见。